【西欧北欧古代列国志】挪威金发王朝(十四):英格二世

哈康三世·斯韦雷松(古诺斯语:Hákon Sverrisson;挪威语:Håkon Sverresson,1170年代-1204年1月1日),在挪威内战时期曾成为挪威国王(1202年-1204年)。

哈康三世出生时是未当上国王、只是法罗群岛的冒险家的斯韦雷的第二名私生子。历史学家P. A. Munch认为哈康三世的母亲可能是法罗群岛主教罗埃(Roe)的女儿阿斯特丽德·罗埃斯多塔,但后来的历史学家并未对此说法表示支持。

挪威历史上的内战期间从1130年持续到1240年。在此期间,有几个不同规模和强度的互相连锁冲突。这些冲突的背景是由于不明确的挪威继承法,社会条件以及教会与国王之间的斗争而成。有两个主要政党,首先以不同的名字或根本没有名字,但最终以牧杖党和桦树皮鞋党两派为名。其中一派会因为出现一位王子,或者是因为他们的追随者声称自己是国王的私生子而集结,令现任的国王地位不稳,以反对国王统治而打击敌对派系。斯韦雷和哈康三世都是桦树皮鞋党的领导者。

哈康于1197年在与奥斯陆的牧杖党战斗中,首次被提及作为他父亲军队的领导人之一。随后,他多次被提及参加他父亲对牧杖党的战争。在他的父亲斯韦雷于1202年3月9日临终时,他宣称哈康是他唯一还活着的儿子。他还给哈康写了一封信,建议他解决与教会长期存在的争执。当斯韦雷去世的消息传到哈康与桦树皮鞋党当时聚集在尼达洛斯,首先哈康三世被桦树皮鞋党视为领袖。同一个春天,他在尼达罗斯的议会中被拥立成为国王。

同年春天,流亡在瑞典和丹麦并支持牧杖党的挪威主教返回挪威,并与哈康三世达成和解。他似乎很可能满足了他们的大部分要求。本来挪威在斯韦雷统治时期被置于禁令之下现时被取消。据说哈康三世与农民和普通民众保持着友好关系,牧杖党很快失去很多支持。1202年秋天,牧杖王英格·马格努森被奥普兰当地的农民杀害,挪威国内的牧杖党被迫解散。一个新的牧杖党拥立的敌对国王埃林·斯泰因维格很快出现在丹麦,但他拒绝重新开始战斗,因为他认为此时没有机会成功对抗哈康三世。因此,哈康三世便成为挪威无可争议的统治者。

哈康三世似乎与他父亲的嫡妻玛格丽塔·埃里克斯多塔有着混乱的关系。在斯韦雷去世后,玛格丽塔试图和她与斯韦雷的女儿克里斯蒂娜一起回到她的家乡瑞典。哈康三世的军队强行将她与女儿分开,因为他想把她留在他的宫廷里。随后,玛格丽塔似乎与哈康三世定居并前往他的王庭。1203年的圣诞节期间,哈康三世在放血后生病,并于1204年1月1日死亡。他的死被怀疑为中毒,他的继母玛格丽塔被怀疑是行弑者。最后,她让她的手下为了为证明她自己无罪而接受神明裁判,但这名手下被严重烧伤。这被视为她有罪的证据,她不得不逃回瑞典。

哈康三世并没有结婚,在他去世时,并没有继承人。因此,他的4岁侄子古托姆·西居尔松接替他成为国王。但在他去世后,一位名叫瓦尔特格的英嘉于1203年曾纳为妾侍,并在桦树皮鞋党的王庭上出现一名婴儿,她声称婴儿便是哈康三世的儿子。在假定的父亲去世后,这个孩子出生在今天的东福尔。这个男孩在父亲之后被命名为哈康,后来成为国王哈康四世。1218年的夏天,英嘉在卑尔根经历一场成功的审判(钻孔铁),以显示她儿子的亲父关系。

在哈康三世的短暂统治期间,他设法将挪威从教会的禁令中取消,并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结束内战。如果他并没有去世,和平是否会长期持续是可能的。事实证明,他的早逝导致战斗的重新启动,因为牧杖党的国王埃林·斯泰因维格在几个月内聚集一支军队并前往挪威夺取王位。

哈康三世被埋葬在卑尔根旧教堂里。大教堂于1531年被拆除,现在该遗址以纪念碑为标志。

我们对哈康三世了解的主要来源是斯韦雷萨迦和牧杖党萨迦,这些都是在13世纪事件发生后不久写成的。

古托姆·西居尔松(古诺斯语:Guttormr Sigurðarson,1199年-1204年1月1日),在挪威内战时期曾成为挪威国王(1204年1月-8月)。他是国王斯韦雷的孙子,四岁时被桦树皮鞋党所拥立而成为国王。虽然他显然无法控制环绕着他的事件,但古托姆在疯狂哈康的摄政下登上王位,导致桦树皮鞋党和牧杖党两派之间的冲突重现,后者得到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二世在军事上支持。

当孩子国王突然生病并逝世后,古托姆的统治突然结束。桦树皮鞋党的谣言认为,古托姆的疾病和死亡是由疯狂哈康未过门的妻子姬丝汀娜·尼尔斯多塔所引起的,这一说法被现代历史学家认为是可疑的。低力度的内战伴随着古托姆的死亡而引起,直到1207年达成和解,暂时将王国划分才暂时完结。尽管古托姆是国王,但古托姆并没有被列入挪威国王的官方名单上。

古托姆·西居尔松是国王斯韦雷的长子西居尔·那维特的私生子。他母亲的身份不明。西居尔先于他的父亲斯韦雷于1202年去世,并由斯韦雷的小儿子哈康三世继任。哈康三世统治直到他自己于1204年1月1日去世。哈康三世在他短暂的统治期间奉行桦树皮鞋党与牧杖党之间和平与统一的政策,但在他死后,双方关系崩溃,新阶段的挪威内战因而开始。部分桦树皮鞋党对哈康三世与牧杖党和解的政策表示不满,这可能因此导致他的死亡,之后桦树皮鞋党内部的权力平衡立即变成周围支持疯狂哈康的派系。

在哈康三世去世后的第二天,桦树皮鞋党在与卑尔根的主教马丁协商后,指定古特托姆为王位会议的国王。斯韦雷的外甥疯狂哈康同时被任命为摄政王和军队的领导者。根据牧杖党萨迦(Bagler sagas)的说法,年轻的国王然后拿起一把剑配带在哈康的身旁,然后递给他一面盾牌。在得到所有酋长的同意之后,他进一步给哈康伯爵的头衔,让哈康坐在他的宝座旁边。因此,哈康的异常强势地位由他与国王坐在同一水平而象征着,而不是像其他伯爵那样习惯坐于位置较低的座位。斯韦雷的另一个外甥彼得·史祖伯和斯韦雷的女儿西莉西亚的丈夫被任命为古托姆的监护人。

任命战争和权力饥渴的疯狂哈康(牧杖党称他为“疯狗”)到重要位置导致桦树皮鞋党内部冲突,以及与牧杖党的关系恶化。疯狂哈康的地位抬高使牧杖党相信桦树皮鞋党并没有太大的和平希冀。因此,牧杖党前往丹麦,并在团结起来支持前任国王马格努斯五世的儿子埃林·斯泰因维格,该党的成员曾试图在1203年宣布他为国王。他们的反抗得到丹麦的瓦尔德马二世积极支持,他们试图重新夺回丹麦在古时对维肯的统治。

瓦尔德马二世于6月抵达维肯,战船超过300艘,而埃林·斯泰因维格在通斯堡于国王瓦尔德马二世面前进行了一次神明裁判,以证明他是马格努斯五世的儿子。因此,丹麦国王向埃林提供35艘船,埃林·斯泰因维格并与菲利普·西蒙森(另一位牧杖党竞争对手)一起,宣誓效忠瓦尔德马二世。虽然菲利普·西蒙森对王位的要求得到瓦尔德马二世和教会的支持,但最终,牧杖党宣布埃林·斯泰因维格成为国王,菲利普亦成为Haugating和Borgarting(挪威东南部的议会)的伯爵,以及牧杖党很快获得对维肯的控制权。在春天或初夏,古托姆·西居尔松在特隆赫姆的奥雷庭被桦树皮鞋党加晚为国王。虽然疯狂哈康正在召集一支军队来对抗牧杖党,可能是在奥雷庭议会上第二次的纯军事集会,古托姆突然生病并于8月11日死亡。他被埋葬在特隆赫姆的尼达罗斯大教堂。

在较长版本的牧杖党萨迦中,暗示古托姆的疾病和死亡是由瑞典出生的姬丝汀娜·尼尔斯多塔所引起的,他在古托姆去世后不久与疯狂哈康结婚。现代历史学家认为这种说法是可疑的,这是由于桦树皮鞋党传播的谣言与几个月前哈康三世的突然死亡有关。同一消息来源声称,哈康三世被毒害,据称是斯韦雷的寡妇、姬丝汀娜的姨妈玛格丽塔·埃里克斯多塔所下毒的。疯狂哈康试图接替古托姆为国王的计划失败,因为他不被信任并与很多强大的对手敌对。古托姆逝世后,他的继任者英格二世和牧杖党之间发生了低力度内战,直到1207年英格二世、疯狂哈康和新的牧杖党支持的王位觊觎者菲利普·西蒙森达成和解,从此分裂王国为两部分治数年。

英格·巴尔德森(古诺斯语:Ingi Bárðarson,挪威语:Inge Bårdsson,1185年-1217年4月23日),在挪威内战时期曾成为挪威国王(1204年-1217年)。他的统治时期是在挪威历史上称为内战时代的后期阶段。英格二世是桦树皮鞋党派的国王。1208年,克维特绥和解协议引致国王与牧杖党达成和解,结果导致英格二世统治最后九年的和平,代价是英格二世和桦树皮鞋党承认牧杖党对维肯(奥斯陆峡湾地区)的统治。

英格·巴尔德森的父亲巴尔·古托姆森是来自特伦德拉格地区的著名贵族,也是托斯提·葛温森的后裔。他是国王斯韦雷的早期支持者,他在12世纪后期带俱桦树皮鞋党对马格努斯·埃林森(Magnus Erlingsson)发动战争。英格·巴尔德森的母亲塞西莉亚·西居尔斯多塔是早期国王西居尔二世的女儿。她曾与瑞典韦姆兰的法律家弗拉克维德结婚,并诞下他们的儿子疯狂哈康。在她的兄弟斯韦雷赢得挪威王位之后,她离开了她的丈夫并前往挪威投靠斯韦雷,声称她违背自己的意愿与弗拉克维德结婚。大主教取消了她与弗拉克维德的婚姻,斯韦雷将她送给他信任的追随者巴尔·古托姆森为妻。英格·巴尔德森是巴尔与塞西莉亚唯一的儿子。

在斯韦雷于1202年去世后,他的儿子哈康三世和他的孙子古托姆·西居尔松在两年内先后去世。因此,桦树皮鞋党在没有任何斯韦雷直系继承人拥立的情况出现。(斯韦雷的另一个孙子,当时还不得而知哈康·哈康森的存在。)斯韦雷的老对手牧杖党正在利用这种情况在他们的国王埃林·斯泰因维格的统治下从维肯发动新的入侵。在婴儿国王古托姆·西居尔松于1204年8月去世后,桦树皮鞋党需要一位强有力的领导者来抵抗牧杖党的威胁。桦树皮鞋党领导人希望拥立早些时候被任命为古托姆的摄政伯爵疯狂哈康。疯狂哈康是英格·巴尔德森的同母异父的兄弟。然而,尼达洛斯的大主教埃里克·伊瓦森和特伦德拉格的农民坚持选择英格·巴尔德森为国王,他在古托姆·西居尔松统治时期曾统治过特伦德拉格。达成妥协,英格·巴尔德森成为国王,而伯爵哈康成为军队的领袖,并获得王室的一半收入。

接下来的四年里,桦树皮鞋党和牧杖党之间发生激烈的战斗。牧杖王埃林·斯泰因维格于1206年去世,但是他们在新国王菲利普·西蒙森的带领下继续战斗。牧杖党控制维肯地区、通斯堡和奥斯陆。英格二世则控制特伦德拉格地区与尼达洛斯等城市,而挪威西部的卑尔根则多次易手。1206年4月22日,在英格二世的姐姐西格丽德的婚礼庆典上,被牧杖党袭击尼达罗斯,英格二世在低温下游泳渡过尼德瓦河,才能幸免于难。第二年,桦树皮鞋党对通斯堡的牧杖党据点进行一次成功的攻击,但战争拖延,双方都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1207年秋天,尼达洛斯大主教托拉和著名的牧杖党人奥斯陆主教尼古拉斯·阿内松开始就解决争端进行谈判。他们成功地在1208年秋天促使国王英格二世、菲利普和伯爵疯狂哈康在罗加兰的克维特绥会面。达成了和解方案,菲利普同意放弃王位和王室印章。他将继续控制挪威东部的维肯地区(除了布胡斯外),并在英格二世统治下获得伯爵的头衔。伯爵哈康与卑尔根一起被授予挪威西部,而英格二世将是唯一的国王,菲利普和疯狂哈康的主人,以及特伦德拉格与尼达罗斯的直接统治者。为了确立条约,菲利普迎娶斯韦雷的女儿和英格二世的表妹克里斯蒂娜·斯韦雷斯多塔为妻。

英格二世的剩余的统治期间,和平条约一直维持有效。然而,菲利普不尊重其规定并继续使用国王称号,保持他的王室印章。英格二世和他的兄弟疯狂哈康之间的关系亦趋紧张。当菲利普很明显继续称自己为国王时,疯狂哈康试图将自己宣布成为国王,但英格二世拒绝接受这一点。相反,他制定一项协议,通过该协议,幸存那位兄弟将继承对方的土地,而其中任何一方的合法儿子都将在他们逝世后继承他们的土地。疯狂哈康有一个合法的儿子,而英格二世只有由妾侍Gyrid所生名叫古托姆的私生子(生于1206年)。1214年,英格二世了特伦德拉格农民的起义,疯狂哈康被怀疑参与此起义。然而,两兄弟之间的公开冲突从未爆发,并且在1214年圣诞节后,疯狂哈康因为自然原因死于卑尔根。英格二世接管他的统治地区。

1217年,英格二世在尼达罗斯染病。在他生病期间,他任命他年轻的同父异母兄弟伯爵斯库勒·巴尔德森为军队领袖。1217年4月23日,英格二世逝世。他被埋葬在尼达罗斯大教堂。13岁的哈康四世是斯韦雷的儿子哈康三世的私生子,1206年当英格二世和疯狂哈康意识到哈康四世的存在后,哈康四世被确认及在王庭养大,哈康四世成功继承王位并由斯库勒·巴尔德森继续作为伯爵和未来几年的实际统治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