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白旗下的黑豹:普德尔和菲力克的故事

这次的故事要从德国国防军第19装甲师讲起,它是一支从“巴巴罗萨”行动开始就一直在东线作战的装甲劲旅,曾经参加过莫斯科战役、库尔斯克战役等大型作战行动。1944年6月下旬-7月中旬,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在苏联“巴格拉季昂”行动的打击下几乎溃不成军,战线急剧收缩,一路被推到波兰。为了清除苏军在波兰首都华沙附近制造的突出部,阻挡苏军攻势,正在荷兰休整,尚未补充完毕的第19装甲师被紧急调往中央集团军群防区参加战斗。该部队在华沙附近的防御战中发挥出色,与其他部队联手击退了苏联坦克第3军,成功遏止了苏军攻势。8月1日,波兰抵抗组织“国内军”在华沙市内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起义。城内德国武装力量实力较弱,起义很快就发展到了“棺材板已经压不住了”的水平。尽管装甲部队并不适合巷战,而且编制不齐,但作为附近为数不多的,可供调动的部队,第19装甲师还是奉命参加了起义的行动。

第19装甲师下辖的第27装甲团第1营之前剩下的黑豹A型坦克都被转交给第11装甲师,休整时又领取了一批崭新的黑豹G型坦克,在华沙作战期间,第1营使用的正是这些新车。

8月2日一大早,第27装甲团第1营的三辆黑豹G型在没有步兵掩护的情况下,先后从华沙西边沃拉区(Wola)的戈尔斯维斯卡街(Górczewska)、姆纳尔维斯卡街(Mynarska)、斯美塔那街(Smtna)、波瓦科夫斯基街(Powzkowska)通过,在走到欧克波瓦街(Okopowa)时后遭到了“国家军”的伏击。抵抗组织成员向这3辆黑豹投掷燃烧瓶,其中一辆被引燃,乘员逃进了另一辆坦克里。这辆坦克在继续行至米日采基街(Mirecki)时又遭到手榴弹攻击,其中包括装药量接近一公斤,被称为“加蒙炸弹”的英制82号炸弹——另一种说法是有人动用了PIAT反坦克发射器,坦克的炮塔被打坏,它冲出街道,一头扎进了路旁的木房子里,乘员被抵抗组织抓获,为了保住性命,这些德国装甲兵答应教会波兰人如何操纵坦克。第3辆坦克也被抵抗组织用手榴弹瘫痪在欧克波瓦街上,它撞上了电线杆子,最后停在有轨电车轨道上,乘员逃跑了,坦克被波兰人俘获。这样一来,“国家军”得到了两辆近乎完好的黑豹坦克,他们决定将坦克稍作修理,然后投入华沙的战斗当中。

和上图为同一辆车,从防磁涂层的纹路样式来看,该车应该是MAN公司制造的。

德军在利用第200突击炮训练营(Sturmgeschütz-Ersatz-Abteilung 200 )的突击炮清理欧克波瓦街上的路障,有趣的是,这里的路障是用木头和两个小型蒸汽机车堆起来的,那两辆黑豹之所以被起义者缴获,很有可能是受到了这一路障的“坑害”。

8月2日一整天,起义者都没有再碰这两辆坦克。8月3日,“国家军”派人来移走坦克,利用它们在佐斯卡营(Zoska)下面成立一个独立坦克排,并为坦克配齐乘员。由于坦克车长还需要负担其他的指挥任务,所以每组乘员有6个人,比额定的乘员人数多了一个,这样一来,即使车长被派去执行别的任务,也不会影响坦克的正常作战。

·车长:瓦茨瓦夫·米库塔少尉(Waclav Micuta),化名“瓦切克(Wacek)”,日后的波兰经济学家。

·驾驶员:泽迪斯拉夫·莫泽克岑斯基上士(Zdislaw Moszczenski),化名“雷克(Ryk)”

·机电员:杨·岑卡下士(Jan Zenka),化名“瓦列克(Walek)”

·装填手:威托德·巴特尼基上士(Witold Bartnicky),化名“卡德路贝克(Kadlubek)”

·弹药管理员:米奇斯瓦夫·科杰夫斯基上士(Mieczyslaw Kijewski),化名“乔丹(Jordan)”

·车长:欧根纽什·罗曼斯基中尉(Eugeniusz Romanski),化名“拉维奇(Rawicz)”,兼任坦克排排长

·驾驶员:杰奇·米希凯维奇上士(Jerzy Miskiewicz),化名“托梅克(Tomek)”

·装填手:威托德·奥克普斯基上士(Witold Ocepski),化名“多纳尔(Downar)”

·炮长:杰奇·米哈尔斯基上士(Jerzy Michalski),化名“达布罗瓦(Dabrowa)”

·弹药管理员:齐别根钮·奥克普斯基上士(Zbigniew Ocepski),化名“科斯切瓦(Kostrzewa)”。

德国俘虏检查了被遗弃在街上的那辆黑豹坦克,发现油泵出了问题,大家折腾了半天都没修理好。下午时,起义者找来了曾经在德军机动车修理厂工作的技师杨·卢缅斯基(Jan Lumieński),在他更换了空滤,调节了点火装置之后,坦克一下子就发动了起来。大约在当日夜间到次日清晨的时候,起义者们把这辆黑豹坦克开到了附近的街道上,连射两炮摧毁了圣奥古斯丁教堂钟塔上面的德军机枪火力点。为了纪念在起义中牺牲的佐斯卡营塔德乌什·蒂青斯基(Tadeusz Tyczynski)少尉,这辆坦克被以他的化名命名为“普德尔(Pudel)”——直译是“贵宾犬”的意思,这辆坦克也被乘员称为“玛格达(Magda)”。

杨·卢缅斯基(车下没有戴帽子的人)和其他起义者一起修理黑豹坦克,华沙起义刚开始的时候,“国家军”很快就占领了市内的大型军需库,所以很多起义者都穿着从里面缴获的党卫军迷彩服,给敌我识别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起义者们还曾经试图用“普德尔”把卡在木房子里面的那辆黑豹拖出,但因为履带打滑没能成功。后来还是在把房子拆掉之后才把坦克弄了出来。这一辆黑豹被命名为“菲力克(Felek)”,与佐斯卡营的第3排名称相同。该车在4-5日间(另一说法是6-7日)接受了修理,修好了之前被打坏的炮塔。为了方便敌我识别,避免误伤,起义者在坦克的炮塔侧面画上了大尺寸国旗图案,还在炮塔后的逃生门处写上了白色的“WP”——波兰陆军(Wojsko Polskie)的缩写。

另外两张属于“普德尔”的照片,摄于欧克波瓦街一带,手上装甲依稀可见波兰军队的识别标识“红白棋盘”。

8月5日,“国家军”出动人马攻打华沙市内的鹅街集中营(Gsiówka),以及圣索菲亚医院和警察学校,黑豹坦克也参加了战斗。在“普德尔”的支援下,他们没费太多力气就攻破了集中营,以一人身亡、一人负伤的代价,成功拯救了里面关押的犹太人和囚犯。

相比之下,医院和警察学校的战斗要残酷得多,尤以警察学校为甚。德国人已经对这里进行了工事化改造,易守难攻,大量的起义者倒在了德军的枪林弹雨之下。负责进攻警察学校的“国内军”米奥特拉营(Miotla)没能和支援他们作战的“菲力克”乘员协调好,结果造成了惨重伤亡。该营贸然发动了进攻,没有通知坦克开火掩护,营长在战斗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被德军机枪击毙,更是加剧了混乱局面。好在有一位中尉挺身而出,引领坦克参加战斗,才逐渐扭转了颓势。虽然医院和警察学校最终都被攻克,但起义者也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

8月8日,起义军的黑豹坦克又参加了卡洛柯娃街(Karolkova)的战斗。“普德尔”在从米尔克涅戈街(Mireckiego)转向开往卡洛柯娃街的时候被德军的75mm炮弹命中3次,部分乘员受伤,这可能是党卫军第3“骷髅”装甲师的四号坦克,或者是国防军第743坦克歼击营的“追猎者”干的。好在坦克本身受损并不严重,在经过简单修理后,在8月10日时继续参加战斗,击毁德军Sdkfz 263装甲通讯车以及自行火炮各一辆,下午时还摧毁了圣卡罗尔·布罗米乌什教堂(St. Karol Boromeusz)钟楼上的机枪火力点。

被“普德尔”敲掉的Sdkfz 263很有可能属于“俄罗斯解放人民军”(RONA),他们当时共有两辆该型车辆。

RONA把一辆SU-76M也带去了华沙,所以被“普德尔”干掉的自行火炮有可能就是这个倒霉蛋。

8月10日,华沙老城区的起义者处境愈发不利,面临着被切断后路的危险,这时候“菲力克”的电池又出了问题,在当时的条件下根本无法更换,于是,“国内军”决定销毁这辆坦克,并将车里剩余的弹药转移到“普德尔”上面。“普德尔”又多战斗了一天,继续支持起义者发动反击,最终由于受损严重而被乘员放弃,为了防止被德军再次利用,乘员在撤离时将该车付之一炬。

在攻下鹅街集中营后,“国家军”救出了来自波兰、希腊、匈牙利和法国的将近350名犹太囚犯,如果不是这次起义,这些人会被通过铁路运转运到更大的集中营,必死无疑。其中的亨德里克·莱德曼(Henryk Lederman)曾是波兰陆军的士官生,他将一部分囚犯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犹太营,加入了起义者的行列。按照“普德尔”车长米库塔的说法,这些人“打起仗来像疯子”,最后可能只活下来三个。

讽刺的是,到了1945年1月,华沙被苏军占领,内务人民委员部(NKVD)将搜捕到的“国家军”成员和其他抵抗组织成员全都关进了鹅街集中营。

失去坦克之后,米库塔和其他乘员从下水道离开了老城区,在华沙的其他地方继续作战。后来,米库塔的左肺在战斗中受伤,在稍事休养之后就又走上了战场。

战争结束后,曾经学习过经济专业的米库塔先是做了一段时间汽车教练,后来进入中央计划经济局工作。1948年,米库塔移居瑞士,从事研究波兰和东欧国家经济。1960年,他开始为联合国工作,并多次到非洲国家执行维和任务和任职。

1976年,米库塔从联合国卸任,成为了可再生能源的重要推广者和波兰侨民领袖,继续为发展中国家和波兰侨民的权益奔走呼号。2008年,米库塔在瑞士日内瓦去世,享年92岁。

如今的波兰人并没有忘记“国家军”曾经使用过的黑豹坦克,在波兰玩家的呼吁下,《坦克世界》将“普德尔”作为金币车加入游戏之中。而在波兰本土,人们将一辆T-55坦克改装成“普德尔”的外形,它经常会出现在华沙起义的相关活动之中。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欢迎各位军事爱好者关注考证与战史专业公众号:尼伯龙根工厂(Niwerke)。

另:文中与页底广告为腾讯系统随机分配,本公众平台不对其负有任何形式的连带责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中国女博士塔吉克斯坦旅游时失联 旅行公司:有一条河流很宽,推测落水可能性大

“李白”、“杜甫”复活对酒当歌、铁蛋2现场“跑酷”!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有多燃?

印度总理莫迪:今天是印度航天事业中历史性的一天,祝贺“月船3号”登月任务取得成功

2023 MacBook Pro 有 Type-C 接口,为什么还要设计 MagSafe3 接口充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