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会转播惹恼中国欧冠迷 央视遭受球迷炮轰

]2008年央视获得2009-2012年欧冠3年直播权,并且拒绝分销给地方台,于是本赛季开始,过往同一比赛日能看到两场欧冠的球迷,如今只能在CCTV-5看到一场,要想看另外一场除非额外付费看风云足球。

也许,申雪、赵宏博的冰上起舞是这个春天最美的中国身影之一,中国军团争金夺银的冬奥会大幕从那一刻拉开。就像国外媒体所说,“冰刀曼舞,曲声悠扬,他们心有灵犀的配合与飞翔般的身姿传递出中国人在这个项目上的王气和野心,更是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国向世界展示的自信与骄傲。”诚然,本届冬奥会让中国观众很好地认识了冰雪运动,但是我国冰雪项目的运动人口少、后备力量不足等方面的现状依然凸显出冬奥项目的尴尬。

冬奥会项目历来备受欧美国家重视并逐步形成优良传统,对比中美两国观众收看冬奥会的热情,不难看出,在中国形成冬奥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温哥华冬奥会前十天比赛期间,美国官方转播机构NBC观众人数平均每晚达到2600万,比起都灵冬奥会上升了27%。NBC黄金时段的收视率高达14.5,大大超出都灵冬奥会。上周,温哥华冬奥会比赛集锦的收视率打败《美国偶像》,这是该节目自2004年5月以来首次跌下收视宝座,超出《实习医生格蕾》3倍。同NBC相比,中央电视台的报道规模更加强大,是有史以来冬季奥运会报道规模最大的一次,人数和报道规模都是历届冬奥会之最。但是央视并没有引起更多电视观众的“响应”。

2008年央视获得2009-2012年欧冠3年直播权,并且拒绝分销给地方台,于是本赛季开始,过往同一比赛日能看到两场欧冠的球迷,同一时间只能在CCTV-5看到一场,要想看另外一场除非额外付费看风云足球。但是因为冬奥会,最近两周的欧冠1/8决赛,CCTV-5都没有染指。周三凌晨3点45分,卫冕冠军巴萨的16强战,央视在转播女子4×6公里接力滑雪、自由式滑雪女子障碍赛;周四凌晨3点45分,切尔西和国际米兰的强强对话,如果你打开电视,只能看到越野滑雪男子4×10公里接力决赛。据某媒体报道,球迷对央视的行为进行了炮轰,认为央视应考虑到国际足球的球迷数量是极为庞大的,要远远超过收看冬奥会的体育迷数量。

5枚金牌、2枚银牌和4枚铜牌,这是中国冬奥代表团首次进入冬奥奖牌榜前八位。

“坚持‘请进来、走出去’,学习国外先进训练技术的方针有力地促进了我国运动员的竞技水平。”肖天说道。上一个4年周期,中国派了不少队伍到国外训练和学习,一年当中,中国女子冰壶队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强国加拿大学习。本届冬奥会,中国代表团有8名外籍教练。2007年,加拿大冰壶教练丹尼尔拉斐尔来到中国,在他的下,仅拥有六七年历史的中国冰壶队成绩迅猛提高,先是创造了2008年世锦赛第二名和第四名的历史最好成绩,随后又在太平洋冰壶锦标赛上双双夺冠。尤其是女队,2009年世锦赛成为中国冬季集体项目历史上首个世界冠军,第一次叩开奥运之门就在脖子上挂上了铜牌。

美国《华尔街日报》撰文:“中国雄心勃勃,想把一个没有冬季运动传统的国家变成能与德国、挪威和奥地利这样冬季霸主同场竞争的对手。”肖天并不赞同,“中国没有意图变成任何人的对手,我们只是根据我们自身的条件认真做好自己的事。说实线枚金牌的成绩,今后要保持很难。”

外国媒体预测,本届冬奥会上的突破势必大大推动中国冰雪运动的发展,“中国观众会突然发现冰雪运动的巨大魅力,同夏季奥运会相比,冬奥会的魅力更加独特 那种在一片银白天地间的激烈角逐颇具‘和谐之美’,充满童话般的人生况味。”按照罗格的话说,中国未来承办冬奥会将“水到渠成”,北京奥运会的成功证明中国完全有此实力。事实上,这样的结论为时尚早。

北京奥运会后,中国提出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的新目标,改变夏季项目强、冬季项目弱的状况日益迫切,一些项目得到空前发展,如业余少儿冰球运动就在上海、广州、北京、深圳、南京、昆明等城市相继推开并成为一种新的少儿体育时尚,但由于过度依赖场地、气候和投入,中国的冰雪运动至少在未来20年内还很难像夏季奥运项目那样备受重视。

中国从事冬季项目的运动员远远少于夏季项目的运动员,参加冬季项目的选手中,绝大多数来自黑龙江和吉林两个东北省份。速度滑冰是中国冬季运动的传统大项,目前在册的运动员也仅1000余人,短道速滑在册数百人,花样滑冰200人,在一个人口超过13亿的国家中,却只有20个花滑俱乐部、30个标准尺寸的滑冰场,公众基本上不参与其他冬季体育项目。冰壶、单板U形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等就更少。冰雪运动强国加拿大有1200多个冰壶俱乐部,参与人口达130万人,代表加拿大出征的冰壶队就是在国内拿了冠军的队伍,而中国的冰壶运动人口仅仅130人左右,全国只有3家冰壶俱乐部,只有北京和哈尔滨两个城市开展。中国女子冰壶队队长王冰玉做了一个简单统计,在一次全国比赛上,女队共有4支队伍,男队7支。冰壶比赛每队人数4人,掐指算来,能保持训练的人数还不足百人,比大熊猫还稀少。“我们的长期计划是继续推广冬季运动。”中国代表团秘书长赵英刚说,“我们希望男孩女孩们可以去滑冰滑雪,并不只是东北地区,而是全中国。”

最具有观赏性的冰球项目也处境艰难,专业女子冰球运动只有哈尔滨、齐齐哈尔和佳木斯3市开展,男冰更是濒临绝境。据昆明少年冰球队教练梁威介绍,每个冰球孩子一套护具就近万元,一双冰鞋两千多元、一支球杆一千多元,加上夏令营、训练、冰场租金、外出比赛等费用,开销“实在太大”,要想打冰球,家庭条件绝对是第一要素。雪地项目上,一副滑雪板动辄上万甚至数十万元,购置一部测试仪器就上百万元。

昂贵的设备也是限制冰壶发展的一大障碍。冰壶比赛用的溜石必须以不含云母的苏格兰天然花岗岩打磨而成,一套高级冰壶(16个)需要12万至13万元,普通的也要4万至5万元。而一套高档的冰壶个人装备(冰刷、冰壶鞋和运动服)则1000元,多则4000至5000元。“我们只有10至15对优秀的双人滑运动员、10名优秀的女子单人滑运动员和10至20名优秀的男子运动员。事实上与美国相比,我们没有足够的条件和资金。与夏季项目相比,冬季项目花费更大,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希望在未来增加投入,届时,中国队将变得更强大。”中国代表团花滑部部长杨东说。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