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班陀海战奥斯曼因装备落后、任人唯亲且轻敌大意导致大败

“勒班陀海战”是奥斯曼帝国自15世纪以来在海战中的首次重大挫败,标志着其在地中海军事扩张的停滞,尽管土耳其人的扩张在之后仍延续了将近一个世纪。长久以来,西方史学家把勒班陀战役与波斯-希腊战争中的萨拉米斯战役相对比,它们同样地保护了欧洲免于被东方帝国吞并的命运。

1570年6月,奥斯曼帝国军队入侵塞浦路斯,到次年1月时占领了除法马古斯塔城之外的全岛大部分地区。法马古斯塔被包围后,欧洲天主教国家在教皇庇护五世的倡导下共同组建了神圣同盟以救援法马古斯塔。这个同盟包括威尼斯共和国,西班牙帝国,热那亚共和国,圣约翰骑士团,托斯卡纳大公国,萨伏依公国,乌尔比诺公国,帕尔马公国等国家。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同父异母弟奥地利的唐胡安被任命为同盟舰队司令。

1571年7月至8月间,同盟舰队陆续在西西里岛上的墨西拿集结;同时,土耳其海军也被派出去阻止同盟舰队救援塞浦路斯。1571年春,土耳其舰队指挥官穆阿津扎德·阿里帕夏率舰队主力出发,于9月底抵达勒班陀港。10月4日,神圣同盟舰队抵达凯法利尼亚岛并在当地得知法马古斯塔已经失陷的消息,舰队指挥官唐胡安决定主动发起进攻以维护同盟内部的团结。10月6日当晚,同盟舰队驶往帕特拉斯湾入口,试图引诱土耳其人出击。同日晚上,土耳其人召开作战会议,尽管乌卢克·阿里·雷斯等部分将领反对出击,但土军指挥官阿里帕夏在高层的不断施压之下决定主动出击。

神圣同盟舰队分为四支分舰队(三支分队主攻击和一支预备舰队)进行作战,并由南至北成纵向阵线。土耳其舰队则是兵分三路进行反击,在中部主力舰队的后方还部署了一支预备队。1571年10月7日黎明时分,向帕特拉斯湾内航行的神圣同盟舰队发现了土耳其人的舰队并率先发起攻击。神圣同盟舰队最终大败土耳其舰队的右路和中路并使其左路退出战斗,土耳其人的指挥官阿里帕夏也被斩首。

勒班陀战役是西方自古典时代以来的最大规模海战。神圣同盟舰队包括206艘桨帆船和6艘加莱赛战船,舰队由13000名水手与27000桨手操纵并搭载了超过28000名士兵(包括10000名精锐的西班牙常备军、7000名来自德意志和克罗地亚的士兵、6000名意大利佣兵以及5000名威尼斯的职业军人)。而奥斯曼帝国的舰队包括222艘桨帆船、56艘快速划桨船以及部分小型船只,舰队由37000名桨手与13000水手操纵并搭载了大约34000名士兵。

神圣同盟军以7500人阵亡的代价俘获了奥斯曼军队的117艘桨帆船和20艘快速划桨船,并击沉了50艘;而奥斯曼帝国则损失了超过30000名士兵,并有大量士兵被俘以及上万名基督徒奴隶被解救。这场战役也是历史上最后一场以桨帆船为主的大型海战,其本质还是“甲板上的步兵战斗”。在之后的几十年中,航海技术与造船技术的快速进步使桨帆船在海战中的地位逐渐下降,盖伦帆船和战列线战术的重要性持续上升。

战后,土耳其人的史书如此记载:“帝国舰队与邪恶的异教徒舰队遭遇,但的意志却站在了对方一侧。”这种以道德与唯心方式分析战争的态度将使奥斯曼帝国的军事走向落后与僵化。此战虽然阻止了奥斯曼帝国入侵意大利的企图,但神圣同盟最终没有夺回一寸勒班陀战役前被奥斯曼所侵占的领土。

首先,其实指挥官的指挥差异问题并不大,主要问题在于塞利姆二世的用人问题。

事实上,虽然勒班陀海战奥斯曼帝国舰队的兵力稍多于联军。但是从装备、人员等方面来看奥斯曼却并不占优,换句话说,奥斯曼只是占据了“量”的优势。但总体而言双方实力相差不算大,也就是说,双方都有取胜的可能。这时双方舰队的总指挥的水平就显得很重要了。那用人就显得十分关键,可塞利姆二世并没有让有海战经验丰富的将领担任舰队总指挥(奥斯曼舰队总指挥的位置由海盗出身的乌鲁奇坐更合适)。而作为勒班托海战中指挥奥斯曼帝国舰队作战的最高指挥者——米埃津札德·阿里·帕夏,他的过往战绩主要是在陆地上而不是海上(其实对手也是)。他能作为舰队的总指挥与他的极其忠诚和苏丹对他的青睐与栽培不无关系。塞利姆二世在这方面就显得有些任人唯亲了。而这也将影响勒班托海战的结果。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帕夏的表现倒还不赖,一开始阿里·帕夏希望利用勒班陀港口的炮台作掩护,争取利用好主场优势,毕竟他也清楚己方舰队的火力逊于对方。但在1571年的10月7日,阿里·帕夏在苏丹的命令下必须主动出击。对苏丹十分忠诚的阿里·帕夏只好率军主动迎战。虽说阿里·帕夏缺乏指挥大型海战的经验,但是在海战中表现得还算差强人意。

阿里·帕夏并没有让舰队鲁莽进攻,而是让自己亲自指挥的中部舰队猛烈进攻,而两侧的舰队进行迂回包抄,然后将敌人各个击破最后左、中、右舰队合力击败联军的中部舰队。这样的战术不可谓不好,毕竟右侧舰队的舒鲁奇和左侧舰队的乌鲁奇海战水平都是不错的。

而在战斗中,奥斯曼的舰队正在尽量运用自身的优势去尝试击垮联军。但是联军的强大火力仍然让奥斯曼舰队付出了惨重伤亡。

另外,尽管阿里帕夏的表现不错但是联军方面的总指挥唐·胡安的表现却不差于阿里帕夏,战斗中唐·胡安争取先发制人并尽力发挥己方的火力优势。给予奥斯曼舰队以沉重打击。

这个外强中干,不仅仅体现在装备的问题,也有着人的问题。虽说基督教联盟的舰队是一个有多国混杂的舰队,战力和协调力存在着不小的问题,但是奥斯曼帝国舰队的内部情况并不比联军号多少。首先,不可否认的是,奥斯曼帝国的舰队确实在军力上占有一些优势。但奥斯曼帝国的舰队的军力优势更多的体现在纸面数据上,这其中掺杂着不少水分的。但是奥斯曼帝国的将领们之间存在着些许隔阂,例如身份等方面的因素,由海盗出身但经验丰富、老练的将领与苏丹亲派的高级将领们之间难免存在着代沟。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作为由多国组成的鱼龙混杂的欧洲基督教联军,在这场海战中相对奥斯曼舰队则表现得很团结。

而在战斗中当联军的左侧舰队指挥官阵亡时,很快在新指挥官的整顿下重新恢复时期并保持了战力。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奥斯曼的右侧舰队指挥官西洛可的意外阵亡,让奥斯曼右侧舰队一下子崩溃了。这直接让奥斯曼本来在战斗中处于的优势地位一下子丧失了。双方进入到胶着状态。

在海战中,奥斯曼舰队方面表现最佳的当属海盗出身指挥左侧舰队的乌鲁奇,一人在独撑危局。面临着右侧和中部舰队的不利,乌鲁奇指挥的左侧舰队从联军的右侧打出了一个缺口。这是奥斯曼舰队在战斗中最有可能翻盘的一次。但由于得手太晚,受到中部舰队彻底崩溃的波及,和联军方面右侧重整战线后乌鲁奇努力的成果丧失了。最后乌鲁奇不愿为这场海战付出自己的生命而带领自己的舰队突围了。

再就是装备和人员。而根据当时奥斯曼帝国的一位将领,佩尔特夫·帕夏的描述,参加勒班陀海战的奥斯曼舰队中,有些船只缺少船员。而舰队的补给问题,大量破损舰船需要维修的问题影响着舰队的战力。

而在装备上,联军的大量舰船的所搭载的舰炮往往都比奥斯曼的舰船多。其中由6艘装备几十门火炮的加来赛船。他的火力是令奥斯曼任何一艘舰船都望尘莫及的。战斗中,联军的火力优势也的确为他们取得战役的最后胜利起到巨大的作用。可以说,除了数量多以外,其他地方奥斯曼是处于下风的。

其实轻敌大意可算是一个次要原因。不过说到轻敌大意,不妨来看一下当时的大背景。早在16世纪30年代开始,奥斯曼和与他对抗的欧洲基督教联盟们便在地中海及其沿岸展开了一系列的搏杀。截止到1570年。双方虽然表面上各有进退,各有得失也各有胜负,但大体而言奥斯曼帝国胜多败少,且赢得了一些诸如普雷韦扎海战、杰尔巴岛海战这样的史诗大捷。尽管在之后的1564年马耳他之围受到了些许挫折,但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仍占据主动优势。加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奥斯曼人难免带着一种轻敌的情绪,一直到10月7日勒班陀海战奥斯曼帝国舰队出发迎敌时,很多奥斯曼水手们,都仍然认为胜利必然属于己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