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班陀海战:奥斯曼帝国惨败唤醒了欧洲新世纪的曙光

盗用警告/本号已与“维权骑士”签约,可实时监测全网盗用文章行为,请遵守道德底线,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地中海上的塞浦路斯岛从1489年开始归威尼斯共和国的所有,随着信仰教的土耳其人在南欧和地中海的急剧扩张,这里逐渐成为众多基督教国家舰队或海盗的安全港,不可避免的成为冲突爆发的最前线。

奥斯曼帝国如鲠在喉。无时不欲除之后快。1568年与匈牙利的旷日持久的冲突结束后,嗜血扩张的奥斯曼帝国君主塞利姆二世将目光转移到这里。

旋即战争爆发,1570年奥斯曼帝国陆军成功登陆,在经过长达7周的血腥围困之后,攻占了尼科西亚。威尼斯人伤亡惨重,只剩下一座城市法马古斯塔,他们退无可退,做了殊死的抵抗。

罗马教皇保罗五世号召基督教国家对威尼斯共和国进行支援,经过不懈努力,他召集地中海的基督教强国组建了军事同盟。

一支庞大的舰队由此组成,来自威尼斯,西班牙,教皇国,热那亚,萨沃伊和马耳他的海军鱼贯向西西里岛的莫西拿集结。1571年8月,集结完毕,基督教国家的海军精华齐聚,一时将星如云,人才济济。

经过磋商,西班牙国王腓力一世的弟弟,哈布斯堡王朝皇帝查理五世的私生子唐·胡安成为舰队统帅,罗马教皇的亲信海军将领马克安东尼奥科隆纳成为副统帅。

西班牙海军共有90艘快船,大战舰24艘,小战舰50艘,由查理五世时期名将安德里亚多利亚的侄子乔万尼安德里亚多利亚率领;威尼斯海军共有106艘快船,大战舰8艘,小战舰20艘,由75岁的老将巴斯蒂亚诺·维尼尔率领。

这两国的舰队成为”神圣同盟“海军的绝对主力。这支”神圣同盟“的联合舰队,合计有大小船只316艘,水陆军8万余人。舰队主力是双层浆船的大战舰,可容纳200-400人,舰首有平台,可以放5-8门大炮。

值得一提是,在8艘威尼斯大战舰中,有6艘属于加莱沙级战舰,就是4桅杆的大战舰,比一般的大战舰更长、更宽,具有较高的舷侧和3个带倾斜桅帆的桅杆。虽然战舰机动性弱,但船体坚固,能容纳更多的士兵。代表这一时期战舰的最高水平,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圣盟舰队在唐胡安的带领下向东前进,行进到凯法利尼亚岛的维斯卡尔多时,联盟得到了法马古斯塔的陷落的消息,那里的威尼斯守将被俘后受到酷刑和杀害。这时地中海的天气也变得糟糕起来,唐胡安决定带领舰队前往哥米尼查,伺机寻找奥斯曼帝国的海军舰队。

奥斯曼帝国方面的总大将是阿里帕夏穆赞扎德,他出身奥斯曼帝国贵族世家,是塞利姆二世的乘龙快婿,官至帝国的埃及总督,同时是一位虔诚的教徒。

在攻克塞浦路斯岛以后,阿里集中了275艘各式战船,向西继续侵略威尼斯共和国下辖的希腊诸岛。在攻陷扎金索斯岛和克法刊尼亚岛后,转向劫掠达尔马提亚群岛。得知唐胡安的庞大舰队从西西里杀来,为了拱卫胜利果实。阿里不得不率领大军退回亚得里亚海,全军驻扎在佩特雷湾的勒班陀。以逸待劳,伺机而动。

唐胡安作为神圣联盟舰队统帅,带领的是一支庞杂的军队,他果断命令将各国舰队拆散,重新混合编队,有利于各国舰队的合作和互相监督。与此同时他将威尼斯海军的6艘加莱沙级战舰单独拿出来,放在舰队的最前方,想充分利用这种战舰的火力优势。

9月29日,唐胡安直接指挥的战舰在哥米尼查侦听到了阿里率领的奥斯曼海军驻扎在勒班陀的消息,他立即命令在科孚岛附近的副统帅科隆纳等人向他靠拢。全军于10月3日完成集结。

在恶劣的天气影响下,直到10月7日,唐胡安才率领大军来到佩特雷湾的西北水域。与此同时,奥斯曼帝国正时刻关注着联军的一举一动,皇帝塞利姆二世严令阿里穆赞扎德击溃来犯之敌。在这样的军令下,奥斯曼帝国的海军在勒班陀也完成了加强。

10月6日,土耳其人全军出动,离开了港口,来到大海之上。向西进军迎击来犯之敌。此刻 阿里穆赞扎德已经知道唐 ·胡安舰队的准确位置,他命令全军自北向南依次展开,拦截即将侵入佩特雷湾的唐 ·胡安。

左路是奥斯曼帝国阿尔及利亚的贝勒贝乌鲁吉阿里指挥,由62艘快船和31艘战舰,这一路全是巴巴里海盗的精华,继红胡子海雷丁巴巴罗萨后,令人丧胆的大海盗威尼斯的哈桑、法国的贾法尔、阿尔及利亚的达利马米都位列阵中。

右路则是阿里麾下最得力的大将,亚历山大港州长希腊人西洛克指挥,有54艘快船和2艘战舰。预备队由5艘快船和25艘战舰组成。

在观察了阿里的阵型后,唐胡安立即调整了部署,由威尼斯海军上将北非阿拉伯人阿格斯塔诺巴尔巴里戈率63艘快船迎击奥斯曼海军右路的 西洛克。

由西班牙海军上将乔万尼·安德里亚·多利亚率领64艘战船迎击奥斯曼海军左路乌鲁吉阿里。

唐 胡安则率领中路63艘战舰迎击阿里·穆赞扎德,由圣克鲁斯侯爵率领的43艘战舰为预备队。

1571年10月7日10点左右,2支庞大的舰队横亘在地中海上,即将接敌。10点30分,神圣同盟联合舰队的左路,2艘加莱沙级战舰率先开火,大炮轰鸣,带着海啸打破沉寂。

土耳其人的右路遭到重创,希腊人西洛克极力约束舰队向北沿海岸迂回前进,试图侧翼包抄。阿格斯塔诺巴尔巴里戈察觉了土耳其舰队的意图,他命令舰队迎击敌舰,死死咬住,不给对手任何机会。

时在上午,神圣同盟迎着太阳与奥斯曼帝国舰队展开近战,巴尔巴里戈逆光前进,不小心被弓箭射中了他的一只眼睛。这个致命伤给他带来了2天后的死亡。

少数土耳其军舰的确绕到了联军左路的后面,但在巴尔巴里戈受伤后也死战不退的精神感召下,联军拼死一搏,持续进攻。

最后成功的将西洛克的舰队大部逼停搁浅在海岸线上。西洛克重伤被俘,迅即死去。

1571年10月7日11点,唐胡安和阿里穆赞扎德的中军都落入敌方有效射程之内,一时大炮轰鸣,火网无情,在不停的交叉射击下,各舰纷纷中招。

在剧烈的持续炮击后,唐胡安的旗舰一马当先,突出本队,径直杀向阿里 穆赞扎德的旗舰。联合舰队的其它中军战舰不敢落后,列成整齐的阵形,冲杀过来。

阿里穆赞扎德的舰队在遭受持续短促、高密度的炮击后,阵形有些松散,被冲击成若干个集群。眼看唐胡安的主力旗舰冲杀过来,在稍微惊惧后,在长官的咒骂下,水手们清醒下来,他们不约而同的向阿里穆赞扎德的中军旗舰集结,以抵挡神圣同盟海军的冲锋。

紧接着,双方展开了大范围接舷战。两军主力旗舰接舷的一刹那,唐胡安和阿里穆赞扎德的都在发现了彼此的位置,唐胡安是哈布斯堡王朝有名的剑客,阿里穆赞扎德则是奥斯曼帝国有名的神射手,而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土耳其人率先发难,组织了2次对唐胡安旗舰的夺船进攻,无奈唐胡安一时英豪,2次进攻都无功而返。看见战友的战舰在身边越聚越多,唐·胡安命令对阿里穆赞扎德旗舰发起反击。

胡安的第一次冲锋被阿里穆赞扎德的弓箭卫队射灭,但紧接着与阿里穆赞扎德旗舰接舷的战舰同时发起总攻。唐胡安最终获胜,讨取了阿里穆赞扎德的人头,挂在了联合舰队的旗舰主桅杆上。奥斯曼帝国舰队的中路溃散了。

佩特雷湾所在地中海南面,是相对更广阔的水域。为了获得战略上的主动,乔万尼安德里亚多利亚指挥的神圣同盟联合舰队的右翼,与乌鲁吉阿里指挥的奥斯曼帝国舰队左翼不约而同的极速展开队形,试图通过速度甩开对手,从而迂回包围对手。

但乔万尼安德里亚多利亚舰队整体速度过快,使得左路偏离中军过大,这让乌鲁吉阿里找到了战机。他调集了数艘战船,都是海盗船中的能征善战之辈,突然调转船头,向神圣同盟联合舰队中路和右路的空隙直插过去。

这一神来之笔,给唐胡安和乔安尼安德里亚多利亚出其不意的打击。一时,神圣同盟的舰队阵脚大乱,乌鲁吉阿里斩获颇丰。千钧一发之际,唐胡安派上了圣克鲁斯侯爵指挥的预备队,填补了右路的窟窿,但此时已经折损了十几条战舰。

巴巴里海的海盗们鼓噪着,杀的兴起。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唐胡安的旗舰上升起了阿里穆赞扎德的头颅,奥斯曼帝国海军中路四散溃逃。获胜的联合舰队中路不断有援军加入右路战斗。

乌鲁吉阿里逐渐不支,饶是如此,他指挥舰队且战且走,保留了大部分有生力量,还收拢了不少冲散的战舰。

这一战争的影响是奥斯曼帝国海军再也没有能力在地中海获得优势地位,帝国向西的扩张悄然而止。

而神圣同盟在取胜不久结盟就戛然而止,解散的各国也没能解救威尼斯共和国的克里特岛免遭奥斯曼帝国的占领。但威尼斯加莱沙级战舰的成功,使得下一次海战有了近代海战的雏形。勒班陀海战,注定成为古代海战规模最大的一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