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没有下文的胜利”1571勒班托海战(4)——奥斯曼简史109

在地中海的霸权;这同样是一场16世纪规模最大的海战,在它之后,人类海战的方式进入了

咱们上期讲到了这场奥斯曼帝国VS欧洲神圣同盟联军的勒班托海战战况:在奥斯曼右翼损失殆尽、中军濒临崩溃的大势之下,欧洲联军舰队基本奠定了此战的胜利,此时奥斯曼仅剩左翼的巴巴里海盗舰队尚在支撑,虽然这不过是延迟了奥斯曼海军舰队失败的结局罢了……

当时奥斯曼左翼舰队指挥官是大海盗乌卢奇·阿里,虽然他经验丰富、战术高超,但因出身巴巴里海盗集团而不被苏丹重用。至于此战被苏丹所信任的主将:阿里帕夏,虽然勇猛忠诚,但却从未指挥过海战,在中军坚持抵抗两个小时后,被欧洲联军的主帅——堂·胡安给杀死。

如此一来,整个战局胜利的天平就倒向了基督徒。尽管乌卢奇·阿里率舰队在左翼撕开了欧洲舰队战线的口子,并顺着缺口包抄了基督徒的中军后方,一路摧毁基督教桨帆船,几乎全歼了教皇舰队。但鉴于堂·胡安已经将阿里帕夏的中军吃净,便腾出手来对付后方的乌卢奇部队。

当时负责掩护基督教联军右翼的是热亚那将领乔万尼·多里亚,但他却畏敌如虎,不敢直面来势汹汹的乌卢奇·阿里,赶紧率军南撤退,才让乌卢奇撕开了战线缺口。如今乔万尼·多里亚见到奥斯曼右翼被吞、中军已破,认为胜局已定,便又鼓足勇气投入战场,从侧翼反包围了正进攻基督教中军后方的乌卢奇·阿里。

另外基督教中军也在消灭奥斯曼中军后重振旗鼓,在总指挥堂·胡安的率领下,整个中军分队跟着旗舰——国王号,全速向北前进,一方面是为了摆脱后方偷袭的乌卢奇·阿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在更宽广的海域上转身,以便跟乌卢奇·阿里正面决战!

常年混迹于海上的大海盗乌卢奇·阿里自然识破了乔万尼·多里亚和堂·胡安计策,于是决定赶紧开溜以保存自己的舰队。就在此时,后方的海域上出现了一支舰队,上挂西班牙人的旗帜,这是西班牙海军的后卫部队!

这支西班牙大帆船船队由西班牙海军名将——阿尔瓦罗·德·巴赞(Marquis of Santa Cruz,即圣克鲁斯侯爵)率领。而这位巴赞也被西班牙军人称为“士兵之父”,是西班牙能力最强的海军宿将!整场勒班托海战的行动方案也是由他制定。

虽然圣克鲁斯侯爵在战斗打响后负责在战线大后方指挥后卫增援部队,但此时的他正好遇上了准备跑路的乌卢奇·阿里部队,于是后卫的西班牙船队挺身而出,赶紧进行了一番火力齐射,给乌卢奇·阿里造成了不小的损伤。

如此一来,基督教联军的中军汇合了后卫预备分队,正转身向乌卢奇·阿里袭来;基督教联军的乔万尼·多里亚部队又在乌卢奇·阿里侧翼骚扰;巴赞所率的西班牙增援部队向乌卢奇·阿里急速驶来……

如此困境之下,乌卢奇·阿里手下那帮精明的海盗们彻底放弃了战斗,谁也不愿意为一场已经失败了的事业而献身,于是乌卢奇·阿里率领大约40艘桨帆船趁着黄昏赶忙逃离了战场,让奥斯曼土耳其人不致落得惨败的下场……

虽然热那亚将领乔万尼·多里亚本人对乌卢奇的逃走负有极大责任,但好在最终基督徒赢得了勒班托海战的胜利,所以也没有太过追究乔万尼·多里亚的责任。而事实上在乌卢奇·阿里逃跑之后,战役还没结束,小规模的战斗仍旧在桨帆船上进行着……

在激烈的战斗过后,无论是奥斯曼人还是欧洲联军都意识到胜负已分,于是奥斯曼桨帆船上正划桨的基督徒奴隶,在他们的同胞赶来解救他们之前,便纷纷打破枷锁、夺取武器,扑向了一直奴役他们的奥斯曼人。

经过三、四个小时激烈无比、可歌可泣的战斗,基督教军队赢得了勒班托战役,基督徒们取得完全的胜利!战斗自1571年10月7日中午起,一直打到了这天傍晚,就连海水也被鲜血染红。帕特拉斯湾海域之上的残破船骸,在夕阳和血水的照映下变得通红……

根据事后统计,基督徒在勒班托共击沉了约200艘战船,大约20艘被俘虏。并击毙了约2.5万奥斯曼官兵,其中包括奥斯曼总指挥阿里帕夏和奥斯曼亚历山大港总督·舒鲁奇。约有数千被俘,还解救了4万名奥斯曼舰队上的基督徒划桨奴隶。

而欧洲联军则只损失了13艘舰船和近万名将士、水手。从数量上来看,基督徒的损失连奥斯曼舰队的一半都不到,但参战的基督徒里有许多都是西班牙和意大利贵族阶层中的精英人物,比如著名的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Cervantes)就参与了这场战争。

米格尔·德·塞万提斯·萨维德拉(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是西班牙著名小说家、剧作家和诗人,因其名作《唐·吉诃德》而闻名于世。此战之中塞万提斯就参与了对亚历山大港总督·舒鲁奇旗舰的进攻,而在混战之中塞万提斯负伤,从此左手落下了残疾,由此落得了“勒班托残臂人”的绰号。

即便如此,塞万提斯还是为自己能参与到这场勒班托海战——基督教世界的护教战争而自豪,后来塞万提斯曾这样描写自己:“尽管这只手看起来很丑,我却觉得它很可爱,因为它见证了过去几个世纪中最值得纪念、最伟大的事件——未来的人再也不会遇到可以与之相比肩的伟业。”

后来在回国途中,塞万提斯又被北非海盗所俘虏,当了几年奴隶。终于在回家之后,塞万提斯才写出了著名的《堂吉诃德》!至于1571勒班托海战,用塞万提斯在《堂吉诃德》中的话说:“对于基督教世界来说,这是幸运的一天,它让所有国家都醒悟到,它们相信土耳其人不可战胜是多么荒谬。”

就像落了残疾还分外自豪的塞万提斯一样,千千万万的欧洲民众得知欧洲联军在勒班托海战得胜的消息后,普遍陷入了狂喜之中。后来教皇庇护五世说他在阿里帕夏丧命的那一刻得到了上帝的启示,明白他们已经赢得了胜利。

于是教皇庇护五世在一尊耶稣受难像面前跪了下来,感谢上帝的庇佑。后来教皇在见到报捷的使者时,恰如其分地引用《福音书》中的话说:“有一个人,他受神的差派而来,他的名字叫约翰。”

当然最先得知战胜消息的是威尼斯人,在圣马可广场人群的注视下,一艘桨帆船从潟湖驶来,它的船尾拖曳着缴获的土耳其人的旗帜,船尾甲板上一名船员穿着从阵亡土耳其人身上剥下来的衣服。听到桨帆船上鸣炮敬礼,威尼斯人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便陷入到狂喜之中。

此外西班牙也化为了欢乐的海洋,他们认为正是在西班牙的主持下,这次针对奥斯曼异教徒的十字军圣战才取得了胜利,他们为此而骄傲不已;作为奥斯曼帝国的秘密盟友,法国人闻之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法国国王查理九世(Charles IX)还命人演唱了感恩赞美诗,并举行了其他的庆祝活动。

即便是在遥远的英格兰,人们也为“打倒土耳其人”而点起篝火,并进行布道,从圣马田教堂(St. Martin-in-the-Fields)也传来了洪亮的钟声;年幼的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六世(James VI)甚至还写了上千行蹩脚的诗句助兴……

总而言之,整个欧洲都为“战胜奥斯曼帝国”而狂喜、而庆祝。所以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史诗般的“勒班托之战”都作为传奇在全欧洲传颂,画家、诗人和民谣歌手都用自己的方式描绘着堂·胡安和摧毁奥斯曼入侵者的英勇战士的不朽荣耀……

但1571勒班托海战真的就是欧洲人“笑到了最后”?事实上就在欧洲为胜利欣喜若狂的同时,不乏远见卓识之士清醒的指出了背后尚存的威胁,而后来的历史也确实证明了他们的担忧。所以后世有人说勒班托海战是欧洲“一场没有下文的胜利”,欧洲联军赢得了战役却输掉了战争……

勒班托海战后,奥斯曼海军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本来约三百艘战船的舰队如今只剩下不到百艘,多数还深受重创。对此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笼罩在这前所未有的重大失败和沮丧气氛之中。

当然欧洲人也不会高兴太久,因为联军神圣同盟联军虽然在海战中获胜,但却并没有夺回塞浦路斯岛,他们仅仅是挫败了奥斯曼人控制地中海西部的企图罢了。而又由于神圣同盟各国家的互不协调,导致联军未能趁势把奥斯曼帝国势力逐出东地中海。

所以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只是让奥斯曼帝国短暂失去了地中海的海上霸权,而家大业大的奥斯曼人在战败遭遇重创后,只花了一个冬天就重建了海军舰队!甚至新建的海军舰队在舰船数量上比战前还有所增加!

当然勒班托海战给奥斯曼人带来的损失和屈辱倒是实打实的,为此苏丹塞利姆二世甚至还斋戒祈祷了三日,乞求怜悯他的子民。而随后为了安抚民众的骚动情绪,塞利姆二世下令屠杀掉帝国版图内所有的西班牙人和威尼斯人!

当然这一荒谬的命令并没有得到完全执行,这还得多亏苏丹的大维齐尔(即大宰相)·索库鲁,在强权宰相索库鲁的干预下,苏丹塞利姆随后将精力用在了更有建设性的事务上……

1571年年底,勒班托海战幸存的乌卢奇·阿里率领大约80艘船只,骄傲地驶入了首都伊斯坦布尔的金角湾,这当中半数船只都是从勒班托海战中幸存下来的,另外一半则来自东地中海的各港口。

在大宰相索库鲁的建议下,大海盗乌卢奇·阿里被擢升为帝国卡普丹帕夏(即海军总司令),接替了战死的阿里帕夏;苏丹塞利姆二世还十分贴切地将乌卢奇·阿里的名字改成了基利希(Kilij),意为“宝剑”。

接着在苏丹塞利姆二世的支持下,基利希·阿里和经验丰富的老将皮亚利帕夏合作,只用一个冬天的时间便组建了一支新的舰队。塞利姆二世本人为此提供了资金,还把大萨拉基里奥宫中花园的一部分拿出来,改造成了一座造船厂。

于是等到1572年的春天,也就是勒班托战役结束的六个月之后,一支新的奥斯曼海军舰队就已经做好准备,它拥有大约250艘船只和8艘地中海有史以来最大而现代化的加莱赛战船!意欲在海上重新展示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武力了!

毫无疑问,当时根本没有哪个基督教国家能够完成这样的造船壮举,所以当1572年这支新舰队出现在塞浦路斯外海上时,令所有基督教同盟都大吃一惊,从此再不敢筹划夺回塞浦路斯岛的行动。

接着这支新舰队驶入了希腊海域,最远航行到了可以威胁克里特岛的地方,一路展示着他们复兴的海上力量。双方也就没有发生直接冲突,虽然基督教舰队规模仍然比奥斯曼舰队庞大,但他们却不敢直面基利希·阿里,更不敢面对奥斯曼帝国那开挂般的造船能力。所以未能将基利希·阿里逐出爱奥尼亚海的沿岸地带。

这一情形加速了威尼斯与奥斯曼帝国的议和,威尼斯迫于无奈,正式于1573年割让了塞浦路斯岛。事实上在威尼斯的内部,一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求与奥斯曼帝国议和,以期恢复双方的贸易活动。

所以当威尼斯驻伊斯坦布尔的公使第一次与大维齐尔索库鲁探讨议和的前景时,索库鲁就直接说:“你们的损失与我们的损失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夺取了塞浦路斯,相当于斩断了你们的一只胳膊;你们击败了我们的舰队,相当于剃掉了我们的胡子;断臂不能重生,而剃掉的胡子却会长得更加茂盛。”

而奥斯曼大维齐尔索库鲁在与威尼斯部长进行讨论时也说道:“在我们夺取塞浦路斯时,我们除去了你们的一支军队,而你们击败了我们的舰队也只不过是刨掉了面包的一层皮。”

法国国王查理九世与威尼斯人一样,担心西班牙的壮大会损害他在黎凡特地区的利益,所以极力促进威尼斯与奥斯曼的和谈,以图欧洲拆散神圣同盟。实际上内部矛盾重重的基督徒们在勒班托得胜的那一刻,便因为各自的小九九而再度陷入内斗。

1573年威尼斯共和国单独和奥斯曼帝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和约,神圣同盟正式宣告瓦解。而欧洲联军的船只在此时也只能退回港口,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的海上霸权地位很快就得以恢复。

即便如此,勒班托海战仍旧十分重要:它打破了奥斯曼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成为了奥斯曼人威望的转折点,虽然奥斯曼帝国海军以强大军事实力威亚欧洲人20多年,但从此战开始,奥斯曼帝国正式走上了下坡路……

此时欧洲唯一能在海上与奥斯曼抗衡的便是西班牙帝国,而双方争夺的焦点则是突尼斯。公元1573年夏,基利希·阿里在地中海上找不到任何对手,以闲着无聊的心态劫掠了西西里岛和南意大利的海岸,并在1574年从哈夫斯王朝手中夺回了突尼斯,恢复了奥斯曼帝国在西地中海的统治。

奥斯曼帝国大宰相索库鲁还将奥斯曼帝国与神圣罗马帝国的和平条约延长了八年,并与法兰西王国、波兰立陶宛和俄罗斯帝国保持著良好的关系。索库鲁打算对威尼斯发动新的战争,但因苏丹塞利姆二世于1574年12月12日去世,索库鲁不得不暂缓他的计划……

而对于人类社会发展来说,勒班托海战标志着桨船时代的结束和风帆战船、舰炮时代的到来:在此之后人们发现以风帆作动力的战船更具机动力,更适合用于作战;此外他们还发现火器的使用在海上战争中愈来愈重要。这使得欧洲的帆船舰队开始出现改变及发展,更逐渐开发出以火炮为主力武器的战术,深刻影响了日后海上战争的发展……

喜欢本DK作品和世界历史的朋友,也可以关注本DK其他平台账号,观看更多内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