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绿皮书》的秘密

写给还没去看的朋友们:在周五晚上走进电影院之前,夜路和你们一样,对《绿皮书》有一种古怪和莫名的抗拒。这是一种对文艺片的抗拒,对晦涩故事的抗拒。坦白讲,害怕它讲的东西,看不懂;或者它的领地太高,爬不上去。最终还是那尊奥斯卡(其实还有稍稍便宜的票价),让夜路下定了走进电影院“探险”的决心。

出乎意料,夜路看的这一场,第一排居然也坐了很多人。打开APP,看了看后面的场次,居然几乎也是满座。奥斯卡的影响力这么大了么?还是《惊奇队长》的票更难买?国人的逼格都这么高了?

看完,夜路的这些疑问消失了。唯一遗憾的是它已经上映第二周了,下周很可能就没什么排片了,没看的朋友们请珍惜它的上映时间吧~等错过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主演: 维果·莫腾森 / 马赫沙拉·阿里 / 琳达·卡德里尼 / 塞巴斯蒂安·马尼斯科 / 迪米特·D·马里诺夫 …

本片绝大部分情节都来源于真实人物和事件,电影剧本主要由白人司机“大嘴托尼”的儿子尼克·瓦莱隆加执笔,素材来自他对父亲和黑人钢琴家谢利的采访。

黑人钢琴家唐·谢利2岁开始学习钢琴,3岁就公开演奏,于1953年获得音乐学士。后来他又攻读了音乐、心理学和礼拜仪式博士。生活中,包括谢利自己在内,都更喜欢自己被称为为“博士”。他还是一名画家,能流利地讲8种语言。历史上只有3位钢琴家在世界著名的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独奏过,谢利就是其中之一。说到这,夜路好像知道哈尔滨二人转俱乐部——“东方斯卡拉”名字的由来了。

白人司机本名叫弗兰克·安东尼·瓦莱隆加。他从小就很能忽悠,得了“大嘴”(Lip)的绰号, “Tony Lip”(大嘴托尼)就成了他的常用名。“瓦莱隆加”这个名字,被导演做成了片中的一个梗,很少有人能够把这个名字读对。为此谢利还曾要求托尼改名。现实中托尼的确在纽约科帕卡巴纳夜总会当了十多年的引座员,后来还被经常去这家夜总会的大导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引荐到好莱坞。他曾在《教父》中扮演一个小角色(第一次上镜),在剧集《黑道家族》中扮演的黑帮成员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一生共出演了21部电影和2部电视剧集。

谢利到种族隔离最甚的南方州巡演,发生在1962年到1963年间(电影设定在1962年圣诞节前2个月)。20世纪60年代正是美国种族平权运动最如火如荼的年代。放弃在北方3倍的待遇,深入对黑人歧视严重的南部巡演,谢利把这次“历险“作为民权活动的一部分。他希望通过演出展示自己的音乐才能,改变当地人的观念,推动种族隔离制度的早日废除。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他说:“音乐可以让黑人具有尊严感,我一直努力这么做。”这对应了片中他的一句台词——“暴力永远不能真正取胜,但尊严可以。“

为了确保自己的演出进行顺利,谢利雇佣了“解决问题能力很强”的夜总会保安托尼作为自己的专车司机。在2个月的巡演中,两个种族、阶层、观念完全不同的人,逐渐完成了对对方的人格、精神世界的认同和理解。

于1936年出版的《绿皮书》,全名为《给黑人驾驶的绿皮书》(The Negro Motorist Green Book),是一本专门给长途旅行的黑人驾驶阅读的工具书。

本书出版的源头可回朔至1876年,美国刚从南北战争的内战中重建,南方邦联的奴隶制度虽然在内战后被取消,但对黑人的歧视仍然根深蒂固甚至愈演愈烈。

许多场所开始禁止黑人进入,甚至有些郊区小镇明令禁止黑人在日落后在外游荡,被称作「日落镇」(Sundown Towns)——就是片中唐谢利和大嘴托尼在雨中夜晚误闯的小镇。

绿皮书由维克多葛林(VictorH. Green)出版,为一年一版的年刊,每年销售估计多达1万5千本;可在全美各地加油站内购买,内容记载了全美各地对黑人友善的商家。它从1936年起出版了30年,直到吉姆克劳法在60年代被废止才正式走入历史。电影以绿皮书为片名,借喻了当时种族分裂严重的社会问题。

左上:非裔家庭在对有色人士友善的商店前停留左下:「对有色人士提供最好服务」的旅馆招牌右上:路

夜路认为,“种族主义”只是《绿皮书》的外衣,人们内心与他人关系的疏离,难以落地的身份认同,自我的不归属感,是本片另一个核心。

谢利在片中的一段台词,要说这段台词直接将饰演谢利的马赫沙拉·阿里送上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宝座也不为过:“是的,我坐在城堡里,但城堡里只有我一个人。有钱的白人付钱让我为他们弹钢琴,因为这让他们觉得有教养,但走下舞台我就成为他们眼中另一个别无二致的黑鬼,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文化。我独自承受着这一点,我不被我的黑人同胞所接受,因为我也不像他们!所以,如果我不像一个黑人那么黑,不像一个白人那么白,不像一个男人那么男人,那么托尼,你告诉我,我是什么!“

这段话让夜路想到了自己。在农村出生和长大,很早就离开家就到县城上学,直到现在。生活在城市,我一直忘不了自己的出生地;回到农村,又强烈地感觉自己已经不再属于这里。爱好文艺,又没有装B的条件。徘徊游移在各个圈子之外,环抱双臂,独自取暖。

唐谢利和托尼,一个是牙买加裔的黑人,一个是意大利裔的白人;一个从小被艺术熏陶、受到良好的教育、常年从事钢琴作曲和表演,一个成长在街头、打过许多零工、稳定的工作是夜总会的保安。对于托尼,与人交往从不是问题,他有自己的一套街头处事哲学,他的怀抱可以无拘束的向任何人敞开,没有任何遮掩,他是那种我们生活中都愿意信赖的伙伴。但唐谢利,一个有着极致精神追求的高级知识分子,对他人的品行带着习惯性的挑剔,他现实中的人际环境并不多元。谢利遇到了托尼,两个云泥之别的人居然认可了彼此的三观,确实让人感到人类关系的奇妙。这其中托尼的洒脱,谢利的正直,以及两人共同经历的美国南方的黑人所处的恶劣环境,是两人最终能够完成这一过程的关键。类似的,被电影讲述过的神奇人际关系还有《触不可及》中的瘫痪的白人老板和黑人男佣、《如晴天,似雨天》中的青年女佣和小男孩主人等。

这个秘密,只有看过影片的人才知道,那就是——《绿皮书》其实是一部轻松幽默的公路喜剧片。它逗比,欢乐,笑点密集,还特别适合小情侣。《绿皮书》目前已获得包括3尊奥斯卡在内的35个奖项;投资2300万美元,至今(3月10日)全球票房收入约2.6亿美元。无论是荣誉还是票房,《绿皮书》都获得了应有的肯定。

这得益于常年致力制作喜剧电影的导演彼得·法雷里对故事氛围的巧妙处理,也与两大主演维果·莫特森和马赫沙拉·阿里杰出的表演分不开。

维果·莫特森是夜路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演员,他有着独特、强烈的个人魅力。维果最为观众熟知的是《指环王》的国王阿拉贡,但夜路最喜欢的是他在大卫·柯南伯格的一系列电影中的演出,特别是《暴力史》。

这部略微个人英雄主义的电影,展示了维果本身的果断、潇洒,和强烈的雄性气息。《绿皮书》中,除了一贯的硬朗,维果同时用许多生动的细节塑造了一个天性乐观、不拘小节,但手腕强硬、坚持原则,为了家庭努力付出,对妻儿呵护备至的形象。这几乎是维果职业生涯中最成熟的演出,他值得一个影帝。

阿里,夜路看过他很多作品,却难以真正具体的想起是哪一部,直到被人提到了《纸牌屋》的“雷米”。我对雷米的印象非常深刻,但却没把雷米和《绿皮书》的这个风雅的钢琴家联系在一起。雷米总是以整齐的西装和光头示人,是一个惜字如金,办事从不拖泥带水的政治掮客;夜路更愿相信那是伊德里斯·艾尔巴,那个在《火线》中冷静、富于野心和头脑的毒枭。能够让人忘记演员本身而只记住角色,这正是阿里的厉害之处。

悲剧之所以深刻,是因为痛苦让人记得更深;喜剧之所以欢乐,是因为温暖让人受到鼓励。无论悲剧还是喜剧,首先要是一部好剧。本片结尾,警察不再是一味的麻烦制造者,善意的向两人提醒了车胎的问题;谢利自己开车将困倦的托尼送回了家门口。下车时托尼邀请谢利到家里一起过平安夜,被谢利拒绝了;正在托尼惴惴之际,谢利却手拿一瓶红酒,出现在门外。这一系列的细节,将暖意烘托地浓郁备至,久久难散。

“实际上,孤独的人,都是因为害怕迈出第一步。“——这是托尼洒的鸡汤。有时候,生活确实需要来这么一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