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维拉在中国

里维拉是墨西哥赋有盛名的壁画和版画画家。1931年10月20日鲁迅在《北斗》月刊第一卷第二期以题为《贫人之夜》,最早将他介绍给中国的读者。当时这幅《贫人之夜》画作系用铜版精印,鲁迅撰写的文字说明另印在原画前的透明纸上,未署名。鲁迅在介绍理惠拉(通译为里维拉)的文中写道:

理惠拉(DiegoRivera)以一八八六年生于墨西哥,然而是久在西欧学画的人。他二十岁后,即往来于法兰西,西班牙和意大利,很受了印象派,立体派,以及文艺复兴前期的壁画家的影响。

此后回国,感于农工的运动,遂宣言“与民众同在”,成了有名的生地壁画家。生地壁画(Fresco)者,乘灰粉未干之际,即须挥毫傅彩,是颇不容易的。

他的壁画有三处,一为教育部内的劳动院,二为祭祝院,三为查宾戈(Chapingo)农业学校。这回所取的一幅,是祭祝院里的。

理惠拉以为壁画最能尽社会的责任。因为这和宝藏在公侯邸宅内的绘画不同,是在公共建筑的壁上,属于大众的。因此也可知倘还在倾向沙龙(Salon)绘画,正是现代艺术中的最坏的倾向。

鲁迅的这篇文字,在许广平主持编辑的1938年版《鲁迅全集》和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出版的1958年版《鲁迅全集》未曾收录,在同时期编辑出版的《鲁迅全集补遗》,以至《鲁迅全集补遗续编》等书籍均未收录。

1956年墨西哥全国造型艺术阵线受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的邀请在北京和上海举办了“墨西哥油画与版画展览会”。在这个展览会上展出了墨西哥从1922年革命以来的油画和版画五百余幅,其中就有里维拉的名作数幅。

时隔一年的1957年11月28日《文汇报》刊发了里维拉逝世的消息,使人们震惊。丁景唐先生首先发表文章表示悼念,丁先生是一位老革命,更是一位鲁迅研究的专家。他在同年12月23日《文汇报》上发表了《鲁迅论里维拉的壁画》一文,文中写道:“对于这位七十一岁高龄的当代世界著名壁画家,我们是并不陌生的。”丁先生介绍了1956年7月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的墨西哥展览。并着重写道:“在二十多年前,中国文坛的旗手鲁迅曾经在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机关刊物《北斗》上介绍过里维拉的壁画《贫人之夜》,并对这位墨西哥革命家和这幅画作做了说明。”这才引起鲁迅研究界的注意。

上世纪70年代末,为了纪念鲁迅百周年诞辰,人民文学出版社准备重新编辑出版《鲁迅全集》。当年负责搜集、整理、编辑《鲁迅集外集拾遗补编》的薛绥之先生,在他的资料库中保存了丁先生1957年写的《鲁迅论里维拉壁画》一文。为将这篇丁先生发现的鲁迅佚文收入《鲁迅集外集拾补编》中,薛先生又请丁先生再写一篇关于鲁迅与里维拉的文章。为写好这篇文章,丁先生又广泛收集资料,并请几位友人从德、美、日文的百科辞书中译出一些条目。丁先生于1978年冬写就了《鲁迅和里维拉》,发表在《山东师范学院学报》1978年第三期上。这样,时隔50年,鲁迅的佚文——《理惠拉壁画〈贫人之夜〉说明》一文,终于编入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出版的1981年版的《鲁迅全集》第八卷《鲁迅集外集拾遗补编》中。

事情至此未完结,对于精通美术史又对鲁迅有深入研究的专家王观泉先生,他执着地想让人们更多了解鲁迅向世人介绍的里维拉,并对里维拉其人及其作品有更深入的研究。所以他竭尽全力,广泛收集国内外有关里维拉的资料。从里维拉的作品到里维拉的生平,以至中国和世界在各个领域中对里维拉研究的信息和资料。这一干就是50余年!他从英姿焕发的翩翩青年成为已越八旬的半瞽老者,并用仅有的积蓄自费将这些辛勤收集来的资料汇集成《鲁迅和里维拉》一书,以献给世人。

这本书的珍贵之处在于:它汇集了墨西哥绘画艺术在中国展出的四次成果:1956年7月和8月在北京和上海展出;2006年4月在上海展出,2012年2月在上海展出。更收集和介绍了展览内容及有关的报道和观感。

此书除对里维拉的作品作了充分的介绍和研究外,并特别讲述了为找寻1952年里维拉送给中国人民的《战争的恶梦与和平的理想》一幅作品的故事。这故事又曲折、又感人肺腑。

此书不只介绍里维拉还介绍了与里维拉同时代的奥罗斯科、西盖罗斯,即三剑客的作品,还介绍了另一位杰出的画家,画坛的传奇女子、里维拉的妻子——弗理达·卡洛。

更值得一提的是,此书还收集到墨西哥1979年发行的流通纸币中最大面值500比索的图版。此纸币正面人物的头像为里维拉并附有他的作品,背面的人物头像为弗理达并附有她的作品。还有专为两人设计的纪念邮票等。这充分的说明里维拉和弗理达在墨西哥以至世界人民中的影响和所获得的最高荣誉。

此书还得到鲁迅博物馆的支持,博物馆提供了鲁迅当年保存的里维拉原作的图片。这也是鲁迅1931年选《贫人之夜》于《北斗》期刊发表85年后,首次将《贫人之夜》原页和鲁迅保存的里维拉的作品公之于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